就用来存脑洞吧……杂食/只是一根痴汉火柴啦/逗比/手速慢的人神共愤(大概)/哭晕在火柴盒里

木桩和花洒(唐毒现代)

这是个为我对学校浴室的怨念而和基友一起开的脑洞,逗比向,有不科学的地方见谅。水里的灵兽还是呱太好一点……吧


在唐慕庄就读的寄宿制学校里,有一个出处不明的传说:学校宿舍的浴室里有一个水龙头,如果连续在那里洗250次澡,就会放出住在水管里的妖精。

唐慕庄不信这个,直到他在某个水龙头那儿洗了不知多少次澡,放出了一个不知是青蛙还是蛤蟆的东西,才知道有些东西不是唬人的。


唐慕庄宿舍那层浴室,水龙头上没有一个花洒,因为住的靠顶层,水打开了每次都是细细的一小股。倒霉的是并不是每个水龙头都能用,所以每次洗澡都要靠抢的。唐慕庄吃饭特别慢,细嚼慢咽,所以每次都抢不到好的水龙头。而他偏偏秉持着“饿剃头,饱洗澡”的传统,所以每次只能在同一个坏水龙头那里洗。

这个水龙头也挺奇葩的,打开了至少三秒才会有水流出来,而且只有调到最烫或最冷,水才稍微大一点,其他位置水几乎是贴着墙流的。唐慕庄只能蹲着洗,这样水才能浇到他。在秋风瑟瑟的日子里,洗着半冷不热的澡也是蛮锻炼身体的,唐慕庄这么想,要是窗户能关上就好了。只是有时候,唐慕庄懒得站起来拿洗发露啥的,就用手去够放在小架子上的东西,结果一下碰到了水龙头,“哗……”一下,水立刻变冷,浇得一个透心凉,心飞扬。有过几次惨痛教训的唐慕庄一边感叹还好不是烫水,一边乖乖的把洗浴用品放到了地上。

就这样唐慕庄习惯了洗这个奇葩的水龙头,一洗就是两年。

第三年开始没多久,唐慕庄开始梦到一些画面。经常是自己漂浮在望不见头的温水里,有微弱的脉搏声,水还泛着诡异的紫光。他也没在意。

有一天,唐慕庄有事,去浴室时人都走光了,但他还是习惯性的走到了那个水龙头边,开始洗。今天的水似乎变大了一点啊,错觉吧,唐慕庄想着。他洗好了正准备关水,就听到一个细细的声音:“别关!!”惊得唐慕庄立刻跳了起来,抓起浴巾裹住了身子。只听水管发出可怕的咕噜声,水一下就停了。一会儿,一个胖乎乎的东西艰难地从水管里挤了出来,“啪叽”一下摔到了地上。唐慕庄关了水,凝视着这个黄色的……青蛙(还是蛤蟆),发现它似乎摔晕了,便逃一般地离开了浴室。那天晚上他就没梦见紫色的温水,但梦见一个巨大的黄色青蛙把他用舌头紧紧捆住了。

第二天,唐慕庄继续在老位置洗澡。这个水龙头似乎好了,水流恢复了正常。难道和昨天那个东西有关?唐慕庄正想着,就感到有什么东西掉到了他头上,伸手一抓,赫然是昨天的那个青蛙!唐慕庄一甩手把青蛙扔到地上,却没想到青蛙变成了一个人,还是个裸男!这算什么?青蛙王子吗?!唐慕庄已经无法思考了。直到裸男开始用长的离谱舌头舔他脸了,唐慕庄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于是二话没说,把人一拳打晕然后逃离了浴室。所以他没看见倒在地上的裸男变成了一股雾气飘回了水管里。

从此,唐慕庄每次洗澡都会放出那只青蛙,每当他想把青蛙扔出去都会被它的舌头狠狠地抽一下,然后被青蛙一脸“愚蠢的人类,你身上哪里我没看过”的表情鄙视。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唐慕庄看着青蛙,觉得它会变成人应该是自己的幻觉,但水龙头好了却是事实。

终于有一天,唐慕庄的好奇心爆表了。他洗完澡,十分认真的蹲下,凝视着青蛙问道:“以前水管出水小是不是因为你太胖了把它堵住了?”“……”青蛙似乎翻了一个白眼,然后放出一阵雾气,变成了一个男人。他俯视着唐慕庄,说道:“你爷爷我身材这么好怎么会把水管堵住?”唐慕庄愣了一下,站起来又问了一句:“这次怎么穿衣服了?”“……你喜欢我裸着?”唐慕庄想了一会儿,正直的摇了摇头。

接下的日子,唐慕庄也习惯了有这个人陪着洗澡。因为唐慕庄比他高一点,变成青蛙男人会觉得自己好矮,自尊心被伤了。但要习惯这个男人打量的目光(视奸)花了不少时间。男人有时来了兴致还会帮他搓背,虽然唐慕庄觉得每次搓完背,男人的眼神总会变得意味不明。有一次,唐慕庄突然问道:“你有名字吗?”正在给他搓背的男人停了一下,“没,你帮我起一个?”“嗯……就叫花洒吧。”“你到底是对这个浴室有多少怨念?!”“没,只是学校这么有钱却不修修浴室,我心里不平衡。要不叫青蛙王子?”气得男人,不,花洒在唐慕庄背上狠狠挠了一下,导致接下来几天,唐慕庄收到了室友无数羡慕或嫉妒的眼光,虽然他本人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你和你家那口子关系真好啊,哪像我们,现在还单着。”某室友幽幽地说道。“不,我还没对象。”花洒根本就不是人好吗!要是和他做了,会不会被他吸干啊,还看得见明天的太阳吗。这样想着的唐慕庄没看见室友瞬间变得鄙视的目光。然后唐慕庄发现,他和花洒或许连朋友都算不上,自己却在纠结和花洒做了会怎么样。唐慕庄对自己的笔直性产生了深深的怀疑,但他不觉得两个男……人搓背还能搓出爱的火花来。

“想什么呢,木桩。”后背突然贴上了一个冰凉的身体,吓得正在沉思的唐慕庄差点一巴掌呼过去。“花洒,我没事,别贴着我了。”因为唐慕庄发现自己居然有反应了。“不要,最近木桩总是心不在焉的,有什么事就对我说嘛。”说个蛋啊,老子总不能说老子因为想着你现在起火了吧!“……花洒,我们认识多久了?”“正式见面有一个月多了,如果算上我在水管里的时间快三年了吧。”三年啊,自己早就喜欢上了这个执着的人了,可这个人却像他的名字一样,就是个木桩!想到这,花洒有点生气,一口咬上了唐慕庄的脖子。脖子上的刺痛让唐慕庄清醒了不少,也让他下定了决心。他转过身,按住花洒的肩膀,把他压到墙上问道:“我快毕业了,但我好像喜欢上你了。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突然的告白让花洒一下子懵了,不过他还是乖乖的点点头。其实他也发现了唐慕庄的反应,但唐慕庄没有立刻和他干一炮让他对唐慕庄的忍耐力有了一个新的认识。“你以前都呆在那里啊?水管还是水龙头?”唐慕庄的问题打断了花洒的思考“水龙头里。水管太窄了,就算是雾的状态也会觉得难受。”真的不是你太胖了吗…“嗯,好。毕业前我来接你。”

俩人心意互通了之后,就不用在和自己的左手右手或者两只手为伴了,升级成了和对方的左手右手或者两只手为伴。不管怎么说,在狭小的浴室隔间里干正事被发现了就惨了。

毕业前一天,收拾宿舍的时候,趁着人多混乱,唐慕庄溜进浴室,拿出准备好的工具快速的拆下了花洒待着的水龙头,装进包里带回了家。回家后,唐慕庄又快速的把家里的水龙头拆下来,装上花洒待着的那个。从此,两人终于可以在浴室里干羞羞的事情了,真是可喜可贺。


END


天啦撸,感觉告白和结尾好奇怪。稍稍改了一点就从微博上搬了过来,肉大概要拖好久吧,看我手速了……


评论(3)
热度(13)

© 火柴貉K | Powered by LOFTER